越苏 后尘

越苏 

——梅子留酸软齿牙,芭蕉分绿与窗纱。

屠苏转醒的时候,神思先一步分明,双目却兀自闭了不睁。是在天墉城的后山石洞?还是琴川?还是哪里?他的思绪纷纷扰扰乱作一团,清晨独有的那一瞬茫然。

“醒了吗?怎么样?”声音隔了窗户清咧咧地钻进来,又带了一点点女孩子的软甜。

是芙蕖。

“嗯。”屠苏带了点儿含混地应了一声,却把嘴角翘起了一点儿,眼睛半睁。

现在他知道这是天墉城。

床的另半侧已经空了,被褥收拾妥帖,整齐得几乎没有温度。

他慢慢清醒过来,眨了眨眼,微微侧头看向门边。

果然,那身影走近,带了光影。暗紫的掌教服衬得他更为肃穆持重,有点儿令人望而生畏,只是他略微一笑,再缓...

2017-08-13

酒事03

你几乎滴酒不沾,不过难免会有意外。私下喝最多的,应该是你和他在北京,默默无名,行程还比较自如。

那晚你陪他喝了两瓶,毫无疑问醉了。大概怪酒吧的灯光太过迷离暧昧。

那次不知怎么提起了彼此的前女友,话题一下子走偏,到后来地下恋情最终惨淡分手这种“圈内秘闻”他也同你认认真真地细说。

一只手攥了酒杯,一只手垂在身侧,眼神落在酒杯上,仿佛光怪陆离的世界里只有他和他的酒杯。他就是这么呆呆地说他们的事情。他垂着眼睛看不出情绪,你忍不住把他垂着的左手抓上吧台,拍一拍,然后手掌温度的交流就停住了。

你触碰他早已会有不合宜的心跳加速,那会令你手足无措。

还好你总会适时地恢复常态,半年来一向如此。你想他大...

2017-07-26

不可避免

避免 姊妹篇

你一直觉得感情问题是一种可以避免的问题,理智可以把它压抑,然后过最该过的生活。

无奈世间总有意外。

你爱上他了。不是玩笑,不是炒作,你没有同任何一个人说。

你爱上他了,就这样。

哪一刻开始呢?看他第一眼,那薄薄的单衣青年,百无聊赖地站那里等饭?出口第一句,自己都嫌弃自己的港普,他却是面不改色?第一次同他吃火锅,桌对面皱了眉嫌弃自己不吃辣?

你想不明白。

可事情就是发展到了这个地步,你简直感到害怕。

大概旁人看你要么觉得你成熟稳重,要么觉得你随和幽默,幼稚的一面他知道,而那略略有些不安的情绪片段和谁分享呢?他吗?可那一切是因为他而在心底细细密密地生出来的呀...

2017-06-09

山远 · 当时明月在

“当时明月在 曾照彩云归。”

张启山用军大衣笼着宁致远,念他手里的旧书。宁致远干脆攀到他身上,张启山便也换了个姿势,将他整个儿抱在腿上。宁致远只穿了薄薄的布衫,军装的扣子硌得有些痛,他不安分地动一动,两只脚往前够一够,搭在草榻上。

虽然入了冬,踩着草垫也不觉得寒,但张启山还是停下,很仔细地把他的脚包进披风里,布料粗了点,但厚重的感觉极适合北平的冬天。

“翻页吧。”宁致远没在看书,愣了神看着张启山,听他停下提醒才慢慢吞吞随手一翻。张启山轻轻地用鼻子蹭了蹭他的侧脸,继续一字一句地往下念。

宁致远却没有教他念诗的兴致,一只手勾了他的脖子,一只手揪了他一小簇头发。头发硬硬的,往手心里戳有点痛。...

2017-06-03

酒事02·相依为命

继续写给今天

~~~
你很久没喝酒了,不合宜的酒会敬而远之,朋友小聚,自然没人逼了你对吹一瓶。只是演唱会完美收官这几个字带来的情绪太多了,庆功宴上你架不住劝,先是两口,再是两杯,等喝完两瓶,你大概还留有意识,却觉得手脚有些不受控制了,不自觉得想笑,看谁都不习惯。你便尽量乖乖坐着,笑,不闹,说什么也不多喝一口了。

DASH哥推你,嘿,William,我们劝你就不喝,要我们请那个谁来你才喝吗。

“我不都喝了这么多了嘛!”

你辩解。

“喝不喝?”

最后自然是喝的,提了他,你全全卸了防备,不自觉咧嘴大笑,酒杯凑到唇边,你只能一饮而尽。

说起来,你和他,那时彼此硬是僵着,谁也不肯多说一句不合...

2017-05-01

0430写在今天

可能是我自己是个感情上比较疏离的人,感觉友情,还有爱情,没有时间维系就很脆弱,包括距离,这两者简直就是一切感情的致命伤。更遑论花花世界,彼此身边各式各样的人穿行而过,哪有什么唯一,哪有什么非你不可。

所以其实过段时间就感觉对霆峰的热情淡些,总怕不知不觉间感情降温关系僵化,变作回忆与笑谈。

哈哈,真神奇,上次有这种感觉他们去了日本,这次他在演唱会压轴的广东场祝了他生日快乐。他说起工作的时候我简直要笑了,带一点点眼泪的笑。就像一个小孩子,喜欢的糖刚售罄,怎么也不甘心。可没办法啊。就甩甩胳膊吧。

刚才微博上看到有人说嘴上说的是客套,真正站在身边才是情谊。可能理解不同吧,太珍贵了才害怕伤害,太轰...

2017-04-30

聚的是离别,散的是世事,等到了承诺,等不到归人 ​

看似哀而不伤,实则包含了绵绵哀怅

寂寞的时候会想他吗

想到他又会寂寞吗

相聚总会有离别,世事总会有变迁,三年之期,十年之约,等待其实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幸福,怀有期待,再微茫也是希望

为他着迷吗

爱是交换灵魂的游戏,我也心甘情愿交出自己

爱是两个世界合二为一,而我的世界全部被你占领

等待爱,等待你。

2017-04-23

落雨萍(九)

安逸尘×宁致远

楼头无画角
中酒花未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致远。”

这个熟悉的声音一下子扫了一半的睡意,“嗯?”宁致远朦胧着眼,安逸尘推门进来了,径直走到他窗前,掀了帷帐,表情有点儿严肃,认真地看他。

“你怎么不曾同我说过你鼻子的事?”

“有什么好说。”

听说了他的事情,不是关心而是生气,一早上便是这质问的语气,凶巴巴的样子,宁致远的少爷脾气也上来了,翻个身背对了门。

“怎么没什么好说?”

安逸尘微微皱了下眉,有点犹豫的样子,最后还是伸手把他抱着翻过来,面对面眼对眼。

“你你你……”宁致远忽然间就想起来昨天小雅惠子的那句问话...

2017-03-18

酒事01

你不擅喝酒,你很清楚。

从前在香港一众兄弟约你出去,喝酒至多两杯,多了你自知举止失宜,荒唐可笑。

大概是家教的缘故,兄弟面前你很随意,但仍不愿像酒吧里看到的那样,搂了哥们儿一顿海喝,接下来一场涕泗横流,或是一顿大着舌头的吹牛夸口,总之酒醒之后真想矢口否认那是自己。

你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喝醉了会是那样,因而来内地后你更很少喝酒。人生地不熟,你不愿喝酒误事这种事情哪天发生在自己身上。再后爆红,难免要避免酒后失言,惹祸上身。

还好,你和他第一次喝酒没醉,可以用微醺来形容。那次好像是拍古剑,本来是哪个乱七八糟的节日,反正导演组织起来聚餐,照理人人逃不了。

不过你们很幸运地逃了,说是新剧要试镜,...

2017-03-04

老板记

*M超*

我开这家店,大概有两年。

商场负一层的生意较之别处似乎总是格外好做。盈利不错,我有些想多招个人做前台。标准很简单:人长得好看。食客往往都是小姑娘,大概,可以多留些客。

我招来的人叫Mike,香港来的大学生,答应寒假来帮忙。他要的工钱不多,主要想练练普通话。他讲话还有些港味。

对了,我开的是港式餐店。所以其实我私心有些希望Mike的港音留久些,似乎可以显得这儿正宗些。

事情发生在昨天。

其实他一月初的中午就开始来了,一个西装革履却又配张娃娃脸的上班族。我猜他比Mike大不了几岁,大概也不过找了个寒假玩玩的活儿。但看到他明晃晃一块百达翡丽,  我想他其实是个年纪轻轻...

2017-02-11
1 / 10

© 小高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