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事02·相依为命

继续写给今天

~~~
你很久没喝酒了,不合宜的酒会敬而远之,朋友小聚,自然没人逼了你对吹一瓶。只是演唱会完美收官这几个字带来的情绪太多了,庆功宴上你架不住劝,先是两口,再是两杯,等喝完两瓶,你大概还留有意识,却觉得手脚有些不受控制了,不自觉得想笑,看谁都不习惯。你便尽量乖乖坐着,笑,不闹,说什么也不多喝一口了。

DASH哥推你,嘿,William,我们劝你就不喝,要我们请那个谁来你才喝吗。

“我不都喝了这么多了嘛!”

你辩解。

“喝不喝?”

最后自然是喝的,提了他,你全全卸了防备,不自觉咧嘴大笑,酒杯凑到唇边,你只能一饮而尽。

说起来,你和他,那时彼此硬是僵着,谁也不肯多说一句不合...

2017-05-01

0430写在今天

可能是我自己是个感情上比较疏离的人,感觉友情,还有爱情,没有时间维系就很脆弱,包括距离,这两者简直就是一切感情的致命伤。更遑论花花世界,彼此身边各式各样的人穿行而过,哪有什么唯一,哪有什么非你不可。

所以其实过段时间就感觉对霆峰的热情淡些,总怕不知不觉间感情降温关系僵化,变作回忆与笑谈。

哈哈,真神奇,上次有这种感觉他们去了日本,这次他在演唱会压轴的广东场祝了他生日快乐。他说起工作的时候我简直要笑了,带一点点眼泪的笑。就像一个小孩子,喜欢的糖刚售罄,怎么也不甘心。可没办法啊。就甩甩胳膊吧。

刚才微博上看到有人说嘴上说的是客套,真正站在身边才是情谊。可能理解不同吧,太珍贵了才害怕伤害,太轰...

2017-04-30

聚的是离别,散的是世事,等到了承诺,等不到归人 ​

看似哀而不伤,实则包含了绵绵哀怅

寂寞的时候会想他吗

想到他又会寂寞吗

相聚总会有离别,世事总会有变迁,三年之期,十年之约,等待其实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幸福,怀有期待,再微茫也是希望

为他着迷吗

爱是交换灵魂的游戏,我也心甘情愿交出自己

爱是两个世界合二为一,而我的世界全部被你占领

等待爱,等待你。

2017-04-23

落雨萍(九)

安逸尘×宁致远

楼头无画角
中酒花未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致远。”

这个熟悉的声音一下子扫了一半的睡意,“嗯?”宁致远朦胧着眼,安逸尘推门进来了,径直走到他窗前,掀了帷帐,表情有点儿严肃,认真地看他。

“你怎么不曾同我说过你鼻子的事?”

“有什么好说。”

听说了他的事情,不是关心而是生气,一早上便是这质问的语气,凶巴巴的样子,宁致远的少爷脾气也上来了,翻个身背对了门。

“怎么没什么好说?”

安逸尘微微皱了下眉,有点犹豫的样子,最后还是伸手把他抱着翻过来,面对面眼对眼。

“你你你……”宁致远忽然间就想起来昨天小雅惠子的那句问话...

2017-03-18

酒事01

你不擅喝酒,你很清楚。

从前在香港一众兄弟约你出去,喝酒至多两杯,多了你自知举止失宜,荒唐可笑。

大概是家教的缘故,兄弟面前你很随意,但仍不愿像酒吧里看到的那样,搂了哥们儿一顿海喝,接下来一场涕泗横流,或是一顿大着舌头的吹牛夸口,总之酒醒之后真想矢口否认那是自己。

你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喝醉了会是那样,因而来内地后你更很少喝酒。人生地不熟,你不愿喝酒误事这种事情哪天发生在自己身上。再后爆红,难免要避免酒后失言,惹祸上身。

还好,你和他第一次喝酒没醉,可以用微醺来形容。那次好像是拍古剑,本来是哪个乱七八糟的节日,反正导演组织起来聚餐,照理人人逃不了。

不过你们很幸运地逃了,说是新剧要试镜,...

2017-03-04

老板记

*M超*

我开这家店,大概有两年。

商场负一层的生意较之别处似乎总是格外好做。盈利不错,我有些想多招个人做前台。标准很简单:人长得好看。食客往往都是小姑娘,大概,可以多留些客。

我招来的人叫Mike,香港来的大学生,答应寒假来帮忙。他要的工钱不多,主要想练练普通话。他讲话还有些港味。

对了,我开的是港式餐店。所以其实我私心有些希望Mike的港音留久些,似乎可以显得这儿正宗些。

事情发生在昨天。

其实他一月初的中午就开始来了,一个西装革履却又配张娃娃脸的上班族。我猜他比Mike大不了几岁,大概也不过找了个寒假玩玩的活儿。但看到他明晃晃一块百达翡丽,  我想他其实是个年纪轻轻...

2017-02-11

打给陈伟霆吧

你一度觉得朋友这两个字空洞得有点可笑。

尤其是在遇事想与人商量一二的时候。

某种意义上,你无法拿自己的烦心事去打搅别人的快乐,一通电话或一条短信前总是无数的思量。就算是闲扯几句,难免觉得开口的一刹那有些尴尬。

友谊总是在手指按下的犹豫间溜走。

所以你渐渐地觉得所有的情感需求淡了,尤其是在娱乐圈里浮浮沉沉这么多年以后。

所以你有着高冷和幽默的双重标签,里里外外自己都快辨不清楚。

所以,不厚不薄的城墙外突然闯来的友谊令你无所适从,一开始回应他的笑都显得客套而僵硬。

但人心是柔软的。对方的掏心掏肺终于令你潜意识里想无限靠近,你们一度形影不离,大到录制节目小到寻找厕所,你在他在,他在你在...

2017-02-02

避免

有什么开始不对劲,很不对劲。

他很早就意识到了,比你更早。香港摸打滚爬七八年,别的不敢说,预知危险的能力算是学了个十全十。他明明不屑,但人终归趋利避害。

“再这样我们来真的啊。”

所以他会在玩闹时说上一句,你气了和他较真,说他不懂娱乐,居然在镜头前说这种话威胁,他眼睛瞪大显出无辜来:只是开玩笑啊,再说他们巴不得我们来真的,搞个大新闻呢。

可你想,若是要生生忽略那句话里认真辩白的成分,大概也很难。

他好像总会给自己留有余地,进亦可,退亦可,留你团团转。明明两人黏在一起,上个厕所都是亦步亦趋的亲密,有时却觉得似乎总无法近他半步。

你只好想,这是他进化了,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娱乐圈里,他进...

2017-01-28

落雨萍 (八)

安逸尘×宁致远

楼头无画角
中酒花未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文世轩,你小子来干嘛啊。”趁着小雅惠子回屋稍稍熟悉一下的功夫,宁致远几步过去,拦下了步履带了点匆忙的文世轩。

“致远!”宁昊天拿眼一瞪,宁致远笑笑,再把文世轩扯到花园里去了。

“说,来干嘛呀。是不是又来找佩珊?”

“大哥,我这次也给你带了礼物的。”文世轩长褂里取出两个小盒子,一个大些的往宁致远手里一塞,“我先过去了,珊妹别等得急了。”

“嘿你……”宁致远没说完,人便挣了他进去了。

“真是……”宁致远摇摇头,小雅惠子恰也出来,两个人便微微笑笑,一同往门外去。

“惠子小...

2017-01-21

落雨萍 (七)

安逸尘×宁致远

楼头无画角
中酒花未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回到南京,一切安静了一段时日。

仿佛明白了纸上谈兵的无用,宁致远开始安分地学着做生意。文家二子文世轩因了父亲的缘故在商局谋了一官半职,自古官商有些牵连,两个人偶尔彼此拜访,竟是隐隐约约促了文世轩同宁佩珊的姻缘。丫头大了,家里又带了点新派的味道,宁佩珊没事便去找文世轩玩,宁昊天不知晓,宁致远则是乐得她不在,想着哪日好请安逸尘来家里坐坐,也没人打扰。

他们许久没有共叙了,安逸尘自天津回来忽然忙碌起来,派去请人的下人总是回他不在,宁致远有次得闲亲自去,偌大个安公馆仅有个安若欢同了几个......

2017-01-16
1 / 10

© 不语 | Powered by LOFTER